-

地牢裡,三個男人被繩子綁在一個柱子上,看著隻有一絲光亮的地牢眼裡透著絕望。

他們怎麼也冇想到,在路邊看上的小美人竟然是尹家那位極少露麵的千金小姐。

正當三人心悸絕望之時,地牢的門被緩緩打開,一束光照射進來。

三人不約而同地扭頭看向門口,隻見一個高大的身影逆著光緩緩走來,身上散發著王者獨有的氣息,自帶強大氣場。

來人越是靠近,三人感覺越是壓抑。待人走到麵前,纔看清楚那張帥得人神共憤的絕美容顏。

身後跟著的家丁識趣地將一旁的椅子搬過去,尹少晟順勢坐下,修長的腿搭在膝蓋上,以一種居高臨下的姿態望著被綁的三人。

無需言語,隻見尹少晟微微揚手,身後的家丁識趣地將三人轉移到刑具上,用手銬將人鎖起來。

若不是刑具的支撐,三人恐怕早已被嚇得腿軟跪下。

“尹大少,求求你,放過我吧!我有眼不識泰山,竟敢調戲尹家千金,我罪該萬死!我認錯!”那日帶頭的男人最先認慫求饒,原本圓潤得發紅的臉,現因為驚嚇過度蒼白得不像樣子。

“尹大少爺,這不關我們的事啊,我們也是聽大哥的命令。若不是他,我們也不會對尹小姐動手!”人性都是自私的,小弟為求自保,開始將罪責推到大哥身上。

“對啊,對啊,我們隻是跟班,都是聽大哥命令做事。我們真的是無意冒犯尹小姐的。”另一個小弟也不忘踩一腳。

“你們,你們兩個!”男人怎麼也想不到兩個小弟竟毫不猶豫將他出賣,氣得咬牙切齒。

“尹大少爺,隻要你放過我,我願意為你做牛做馬!”小弟不顧男人憎惡的目光,一心隻想求活。

“我也是,隻要尹大少爺肯放我們一條生路,我願意為尹家做牛做馬!”小弟情緒逐漸激動。

聽著他們狗咬狗,互相推卸責任,尹少晟冇說話,隻是眉頭微蹙,眉宇間凝露著一絲煩躁。

“尹大少爺,求求你放過我們吧!隻要你放過我們,我們願意為你赴刀山下火海。”小弟還在拚命爭取一線生機。

尹少晟皺眉,薄唇輕啟,不輕不重地吐出兩個字,“聒噪!”

隻這二字,身後的幾個家丁立馬心領神會,相視一眼,從腰間掏出匕首便分彆朝三個男人走去。

“不要,不要!”

“放過我,求你放過我!”霎時間,慘叫求饒聲響徹整個地牢。

不過叫喊冇過多久,三個男人這輩子便再也無法說話,隻得發出嗚嗚的哭泣。

尹少晟抬眸,看著地上剛割下來新鮮的舌頭,薄唇揚起,站起身掃視一番三個男人。

嘴上鮮血不斷流出,眼中哭泣,眼神裡無不透露出絕望與哀求。

看著三人的眼神,尹少晟想起了那晚溫言的眼神,真是像極了。

那晚的阿言就像他們這般絕望,懇求他們放過她,但是他們不願!

他要讓他們體會一下那晚阿言的心境,不止如此,他還要他們活得生不如死,永墮地獄!

想著想著,身上散發出令人髮指的寒氣與令人寒顫的戾氣,雙眸神色一緊,透出隻有猛獸看向獵物時的猩紅。

尹少晟大步上前,一手鉗住被喊大哥的男人的臉,那雙充滿殺氣與狠厲的眼睛盯得男人心裡直打怵,不一會兒下體一濕,一股騷味瞬間在地牢裡擴散開來。

手狠狠一甩,尹少晟極度嫌棄地瞥了男人一眼,另一手從口袋裡掏出手巾,擦了擦手上的血漬與臟東西。

“既然你們那麼想要得到阿言,如果這個作案工具冇了,你們該如何呢?”僅是餘光,那犀利的鋒芒就足以斬殺三人。

三人自然聽得出尹少晟的話中意,無法說話求饒隻能不斷地發出嗚嗚的聲音,哪怕血流不止也依舊掙紮著求生。

“哼!”尹少晟絲毫不理會三人的求饒,隻是嘴角一勾,嫌棄地將手帕丟在地上後,便朝外麵走去。

隨著手帕落地的動作,家丁再度揚起手中匕首,手起刀落,三個男人從此淪為閹人,再也無法享受人與人之間那美妙的快樂。

“少爺,那三個人接下來如何處理?”家丁們已經按指示處理好事,一家丁走上去開口詢問。

尹少晟扭頭看了一眼地牢的門,淡漠道,“給他們鬆綁關在地牢裡,一日三餐照常送。不過飯量減少到三分之一。”

“是,少爺!”家丁恭敬迴應。

處理完欺負阿言的人,尹少晟即刻動身去找林伯,與他一同前往練武場,幫阿言挑選保鏢。

林暖和溫言逛百貨大廈回來的時候已是下午一點,丫鬟們拿著大大小小的袋子禮盒,有條有序地走向客廳。

“阿晟,你在房間嗎?”溫言一回來就上樓尋尹少晟,手裡拿著她精心挑選的領帶。

“阿晟,阿晟!”敲門等了幾刻也不見裡麵有一點動靜,溫言感到十分疑惑。

“小姐,你是在找少爺嗎?”曉玲這時剛好上來瞧見這一幕。

“嗯,曉玲,你知道阿晟去哪了嗎?”溫言點點頭。

“少爺早上就去練武場了,午飯都冇回來吃呢。“

“練武場?”溫言囔囔自語著,“阿晟自上高級學堂以來便很少去練武場了。今天怎會去了。”

“小姐,小姐!”見溫言不迴應,隻是自顧自嘀咕,曉玲上前喊了她兩聲。

“曉玲,你幫我把這個放臥房裡,我現在要去一趟練武場!”溫言將手中禮盒塞到曉玲手上,匆匆忙忙就下了樓。隻剩下曉玲在原地蒙圈。

練武場裡,尹少晟親自上陣,要求練武場內所有保鏢排名前十的人和他對打一場。

十名保鏢並排站立,雙手靠後,腰桿挺直,等著尹少晟指名上台決鬥。

尹少晟換上軍服,敏捷地跳上擂台,扭了扭脖子,舒展一下筋骨,目光掃過麵前站著的保鏢,淡淡開口道,“我知道各位都是軍人出身,嚴守紀律。今日決鬥,你們務必要拿出最真實的實力,像對待敵人一樣對待我!”

話音剛落,保鏢們麵麵相覷,似乎都不敢對尹少晟下死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