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阿晟!”這邊,溫言還在呼喚著他的名字,許是因為酒醉,聲音多了幾分魅惑。

“阿言!”尹少晟極力地壓抑著內心的小惡魔,內心告誡著自己不可以做出過分的事。

“阿晟,阿晟……”一聲聲呼喚傳入耳畔,一聲比一聲妖媚。

“阿言,你再這樣,我可不保證我還能壓抑得住。”醉酒的溫言實在危險,尹少晟將人兒扶著靠在枕頭上,目光灼灼地盯著她。

“少爺,你要的醒酒湯好了!”這時,門外響起曉玲的聲音。

尹少晟將視線收回,起身去開門。

“少爺,小姐冇事吧?”門剛打開,曉玲就往裡邊看了看,關切道。

“冇什麼事,隻是喝多了頭有點暈。”尹少晟接過曉玲手中的醒酒湯,就要關門的時候又開口,“對了,等會兒娘要是喊你叫我們下去吃飯,你就說阿言品酒喝多了,已經睡下。我在屋內寫作業,不想他人打擾,你備點吃的送上來就行。”

“是,少爺!曉玲明白了。”曉玲乖乖應下。

“阿言,阿言!”見溫言有些昏昏欲睡,尹少晟輕輕搖了搖她的肩膀,將人重新靠在肩上輕聲細語道,“阿言,喝完醒酒湯再睡!好不好?”

“啊?”溫言暈的有些厲害,恍恍惚惚地,已經醉得有些不清醒。

“阿言,張口!”尹少晟舀了一口醒酒湯遞到溫言麵前,用像哄小孩喝藥的語氣哄著她。

“好!”溫言也很聽話,乖乖張嘴,冇幾下醒酒湯就喝完了。

側眸瞧著溫言通紅的雙頰,尹少晟內心後悔著。

他隻想著把自己的喜歡的東西分享給溫言,卻忘記了她不勝酒力,容易喝醉。

不過後悔之意冇多久便消失不見,尹少晟將已經熟睡的人兒放到床上,蹲下身幫她褪去高跟鞋。

將人整個人安放到床上,尹少晟坐在床邊開始欣賞著他的阿言。

一身量身定製的淺綠色絲綢旗袍,完美地勾勒出她凹凸有致的身姿。盛雪的肌膚透著異樣的紅色,瞧著比以往更加誘人。

“阿言!”尹少晟微微屈身,手掌覆在精緻小臉上,眸底生出濃鬱的**之色。

咽喉不自覺地滾了滾,整個人不受控製地往下傾,薄唇與紅唇來了個親密接觸。

越是靠近她,他就想要的越多,身體越發不受控製。

手掌不知何時在女人纖細的大腿上摩挲,緩緩而上。

正要再進一步時,尹少晟突然回過神來。

不可以,不可以這樣對阿言,阿言會生氣的。不可以讓阿言生氣!

突如其來的理智將他製止,尹少晟猛的站起身,轉身跑出了臥室。

浴室內,冷水從頭頂澆下,但這樣也冇有澆滅他內心慾火。

阿言,我該拿你怎麼辦?

越想越是難耐,難以發泄內心鬱悶,隻得一拳砸在牆麵上。

他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,他對溫言的佔有慾變得這般強,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,他想要獨占溫言的心思更加強烈。

溫言醒來的時候已是第二天清晨,揉了揉發疼的額頭坐起身來,無意間瞥見一旁桌麵上的碗,纔想到昨天因品酒喝多了。

掀開被子很快進了浴室,今天她還要去上課,耽誤不得。

房門口,尹少晟如常等著溫言,與她一塊下樓吃早點。

“阿晟,早!”房門剛打開,溫言就向他問好。

“阿言早!”因昨晚發生的事,尹少晟不敢直視溫言的眼睛,連手也冇有牽就先一人轉身下樓。

樓梯處,曉玲迎麵走來向兩人問好,“小姐,少爺!”

“曉玲早!”尹少晟照常直接忽略曉玲,溫言如往微笑問好。

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,曉玲內心發出疑惑。

今日少爺怎麼冇有牽著小姐的手一起走?以往都是喜歡牽著小姐走的啊。

“今日少爺和小姐怎麼起這麼早?”曉玲疑惑的同時又不禁嘀咕道。

樓下飯廳,尹誌豪拿著報紙邊吃早點邊看,林暖見兩人過來熱情招呼過去,“言兒你快來,等會兒啊,你陪我去百貨大廈逛逛,看看宴會還有什麼需要買的。”

“伯母,我今日要去上學,不能陪你去百貨大廈。”溫言剛坐下就婉拒道。

“言兒,你是不是酒還冇醒啊?今天是禮拜天啊,學校放假。”林暖眉宇微蹙一下。

“禮拜天!”經此提醒,溫言纔想起今天休息,不用上課。

“伯母,不好意思,我記錯時間了。”溫言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頭。

“冇事,冇事,等會兒吃完早點我們就去!”

“好!”

“晟兒!”林暖瞧著尹少晟一言不發,覺得他有些不對勁。以往每次吃飯,他都是最殷勤的,總會將溫言喜歡吃的放到她麵前。今天怎麼就一聲不吭,安靜得讓人害怕。

尹少晟還想著昨晚的事情,根本冇有注意到林暖喊他。

“晟兒!”林暖特意加大聲音又喊了一句。

“娘!”終於回神,尹少晟向林暖投去疑惑的目光

“你一大早想什麼呢?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樣!”

“冇什麼!”尹少晟搖搖頭,他纔不會將心之所想告訴彆人,哪怕是孃親也不可以。

“晟兒,吃完早點來書房一趟!”尹誌豪也察覺到尹少晟的不對勁,但他並未開口詢問,隻是合起報紙,起身離開。

早飯過後,溫言被林暖拉著去逛百貨大廈,尹少晟轉身去了書房。

“爹!”走進書房,隻見尹誌豪坐在書桌前,林伯站在一旁。

“林伯,你說吧?”尹誌豪揚了揚手,示意林伯開口。

“老爺,少爺。上次非禮小姐的三個人找到了,是白虎幫二當家的手下。為表示歉意,白虎幫二當家已經將那三人交給我們尹府自行處理。”林伯彙報著。

“晟兒,我知道你向來疼愛言兒,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她。如今那三個欺負言兒的人找到了,就被關在地牢裡。爹現在將他們交給你處理。”說話期間,尹誌豪觀察著尹少晟的表情變化。原本冷靜的他聽到這個訊息,雙手緊握,眼冒濃鬱殺意。

“謝謝爹!”尹少晟緩了緩情緒,轉身就要離開去教訓那三個欺負他阿言的混蛋。

“晟兒,等一等!”尹誌豪開口喊住他。

“爹,還有什麼事?”剛抬起的腳步被迫放下,尹少晟低頭望著尹誌豪,眼裡儘是戾色。

“忙完你的事,記得幫言兒挑選保鏢。”

“知道了!爹!”話畢,尹少晟急匆匆地離去。

他已經急不可耐地想要將那三個人狠狠修理一頓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