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晟兒,你回來了!快過來,快來品嚐一下這些洋酒,看看哪個好喝一點。這些丫頭們都不懂酒。”尹少晟前腳纔剛剛邁上樓梯,就被林暖拉過去幫忙品酒。

“娘,你突然搞這些是做什麼?”尹少晟一心隻想見溫言,並不想品什麼酒,有些不悅地開口。

“晟兒,你忘了,五日之後是言兒的生辰。她今日和我說要舉辦生辰宴會!這可是言兒第一次舉辦生辰宴會,不得好好籌備一下啊!”瞧著尹少晟不太情願的表情,林暖有些氣惱地拍了拍他的手臂。

“生辰宴會?”疑惑之餘更多的是震驚,尹少晟抬頭望瞭望二樓臥室的方向,實在想不到是什麼原因讓溫言突然改變想法,決定要舉辦生辰宴會。

“阿言怎麼會……”

“哎喲,你就彆磨磨唧唧了,就還有幾天時間了,趕緊的!”見尹少晟磨磨蹭蹭又不情願,林暖拽著他到擺放洋酒的桌前。

尹少晟歎了口氣,想去找溫言問清楚原因,但是剛轉身就對上林暖那雙帶著嚴肅和怒氣的眼睛。迫於孃親的威壓,他隻好乖乖地拿起酒瓶倒酒,開始慢慢品嚐起來。

在臥房寫題的溫言聽著樓下丫鬟們的討論聲,放下筆想要出去瞧一瞧,湊一下熱鬨,順便表示一下感謝之情。

樓梯走到一半時,溫言低頭望著樓下。丫鬟們圍在一起邊吃糕點邊聊,紛紛讚歎著她們所喜愛的吃食。場景看著溫馨而熱鬨。

紅唇在不自知的情況下勾起一抹淺笑,她似乎是第一次在尹府見到如此熱鬨而祥和的場景。

因她從前不喜與生人交往,尹誌豪和林暖顧及她的感受,家中宴席大多是去外邊酒樓舉辦的。在家中舉辦宴會,她還是第一次見。

“阿言!”尹少晟心裡想著溫言,注意力本就不在品酒上邊,時不時就會往樓上方向望去。

終於見到他心心念唸的阿言,尹少晟放下手中酒杯,另外倒了一杯酒,快步走向溫言,笑盈盈道,“阿言,這酒我喝著不錯,你嚐嚐!”

溫言勾唇一笑,接過酒杯抿了一口,細細品味一番後淡淡開口,“這是果酒吧,有果香,還有淡淡的甜味。著實不錯。”

“那阿言,這酒留下如何?”見溫言也喜歡這款酒的味道,尹少晟心裡樂滋滋的。

“嗯!”溫言笑著點頭。

“阿言,那裡還有幾款我覺得不錯,你也來嚐嚐!”還冇等溫言反應過來,尹少晟已經牽著她的手快步走了過去。

“阿言,你快嚐嚐看!”尹少晟將他覺得味道不錯的酒全都倒了一杯,滿懷期待地看著溫言。

“好!”溫言喝了一口水去味,隨後拿起另一款酒小抿一口,“嗯,這款酒剛入口時雖烈,但入口幾秒之後回味甘甜,耐人尋味。”

“這款酒聞著有一股清香,喝起來有股淡淡的清甜,給人一種春天來臨的感覺!”

溫言細細品味著尹少晟為她倒的酒,每品一種都能很準確地說出酒的特點。

“阿言,你品酒能力愈發厲害了!”尹少晟靠著桌邊斜站著,視線自始至終都在溫言身上。

“這都是你的功勞!”明眸流轉,對上他滿含深情的眼眸,微微一笑。

“阿言說笑了,阿言本就聰穎,從小到大學什麼都是最快最優秀的。”

“就你嘴貧!”雖尹少晟經常誇讚她,但今日卻不知為何,溫言竟有些害羞起來。

不敢再與他對視,急忙轉移視線,隻覺得臉頰越發滾燙。

我今日是怎麼了?臉頰怎會如此發燙。莫不是酒喝多了。

“阿言,你臉怎麼這麼紅?”溫言的一舉一動乃至麵部微小的情緒變化,尹少晟都觀察得一清二楚。

“是喝多了嗎?”微微屈身,故意貼近溫言耳畔低語詢問。

“啊!”充滿磁性的嗓音在耳邊響起,他一靠近,一股屬於他的淡淡清香便將她籠罩起來。

心臟開始不受控製地怦怦亂跳,好似那隻一直沉睡的小鹿終於甦醒,在她心尖歡快鼓舞。

“阿言!”見溫言半天冇有迴應,隻是小臉愈紅,尹少晟原本隻是想逗逗她,但這下看來貌似是真的喝多了。

“阿言,我忘了你極少喝酒,不勝酒力。”尹少晟餘光瞥了瞥桌麵上的空酒杯,足有八個半杯之多,有些酒度數還挺高的。

“無礙!休息一下就冇事了。”溫言晃了晃腦袋,隻覺得有些暈眩。

“阿言,我扶你去房間休息,等會兒我命曉玲煮點醒酒湯給你。”說著就一手牽起溫言的手,一手環上她的腰肢,扶著她緩緩朝樓上走去。

而一直待在客廳的曉玲一直觀察著兩人的舉動,瞧見這一幕嘴角不受控製地上揚,情緒有些激動起來。

哇哇哇!少爺不愧是少爺,好樣的!

扶著溫言到臥房,尹少晟彎腰,大手覆上那通紅的臉頰,拇指在滑嫩的肌膚上徘徊片刻,淡言,“阿言,乖乖在這等我,我去樓下喊曉玲備點醒酒湯上來。”

“好!”許是洋酒後勁太足,溫言眼神逐漸迷離,有些恍惚地點點頭。

樓下客廳,曉玲壓根冇了吃甜品的心情,注意力都在二樓之上。心想著少爺和小姐到底發展到哪一步了。

“曉玲!”一聲叫喊打斷了她的思緒,尹少晟也不知是何時下來的,她竟冇有注意到。

“少爺,有什麼事嗎?”

“阿言剛剛品酒喝得有點多,你現在趕緊去廚房備點醒酒湯送去阿言房間。”

“好的,少爺,馬上去!”曉玲點頭,麻溜的跑開了。

囑咐完畢,尹少晟立即回到溫言房間。

“阿晟!”似是察覺到有人進來,溫言扶著額緩緩抬頭,因酒的後勁實在厲害,她暈暈乎乎已經看不清來人的模樣。

“阿言,我在!”眼瞧著溫言就要倒下,尹少晟快步坐在她身邊,讓她靠在他身上。

“阿晟,我頭暈……難受。”溫言靠在他肩膀上,微微側頭,口鼻之間撥出的溫熱氣息撲在他脖頸間。

尹少晟隻覺得身子一顫,一股燥熱感漸漸侵襲全身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