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二天清晨,曉玲根據以往的時間點準時上樓幫忙收拾房間。但是當她到達臥房門口的時候,發現兩間房的房門都關閉著。

曉玲不確定地望瞭望尹少晟的房門口。按照以往,這個時間點少爺應該是在站在小姐房門口等著她的。怎麼今日那麼奇怪,兩個人都還冇有起來。明明今日也不是禮拜天啊。

曉玲也不敢敲門打擾,隻得站在門口靜靜等待。

窗外陽光明媚,絲絲縷縷透過窗台跳躍而來,落在那張絕美的容顏上。

長睫微顫,尹少晟先行醒來,看著床上還在熟睡的人兒,薄唇噙起一絲笑意。

抬手撫了撫女人的額頭,俯身在臉頰上落下一吻,輕聲呢喃道,“阿言,早安!”

冇有打擾溫言休息,尹少晟輕手輕腳地退出房間。

站在房門口的曉玲正無聊著,聽到房間內傳出一絲動靜,立馬直起腰桿,打起精神,想要以最好狀態迎接她家小姐。

為了讓自己狀態看起來更好一點,曉玲還特意整理了一下衣服。當她看見從房間出來的人是尹少晟時,臉上的笑容瞬間僵硬。

滿眼震驚地看著尹少晟不緊不慢地走出來,又輕輕帶上房門,曉玲以為自己眼花看錯了,揉了揉眼睛再看,隻得一聲驚訝,“少爺!”

“你怎麼從小姐房間裡麵出來了?昨晚你們——”曉玲故意將聲線拖長,語氣不言而喻,臉上還瀰漫著一股子壞笑。

“阿言還在睡著,你晚些時候再來幫阿言收拾房間。”尹少晟隻是掃了一眼曉玲,冇有解釋,轉身推開房門就進去了。

啊啊啊!我的天呐!我好像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。

待房門關上,曉玲再也壓抑不住心底的欣喜,開始狂歡起來。

在原地樂得蹦了一圈,曉玲情緒才平靜下來一點,剋製著激動的心,顫抖的手,偷著樂下了樓。

溫言醒來的時候已是早上九點半,當她看見時間的那一刻都有些震驚。

似乎很久冇有睡得這麼沉了。

扭頭望瞭望身側,尹少晟已不見蹤影。溫言下床洗漱換衣,到樓下的時候隻見曉玲正在擦拭傢俱。

“小姐,你醒了!”溫言剛下來,曉玲就注意到她,將手中抹布丟在桌麵上,小跑到她麵前,嘿嘿一笑。

“曉玲,怎麼了嘛?”曉玲臉上的笑容看著有些不對勁,偏偏那目光還帶著一絲不懷好意直勾勾地盯著她,讓溫言覺得有些不適應。

“小姐,昨晚少爺在你房裡過夜了?”曉玲眨了眨眼睛,期盼她的回答。

“啊?”溫言很明顯吃了一驚,她知道昨夜尹少晟在房內陪她,但她以為她入睡後他就會離開,冇想到他竟在房內待了一個晚上。

“小姐,你竟不知少爺在你房裡待了一夜!”期望瞬變驚詫,曉玲撓了撓後腦勺轉身又自言自語嘀咕起來,“原來少爺是偷偷摸摸的,什麼時候才能光明正大啊?”

愣了幾秒,看見曉玲邊嘀咕邊擦著桌麵,不明所以的溫言也冇放心上,隻是開口問道,“曉玲,你知道伯母去哪了嗎?”

“夫人啊,好像去後花園澆花了。”

“謝謝!”一聲道謝後,溫言轉身離去。

後花園內,林暖正拿著水壺澆花。溫言快步走了過去,禮貌問好,“伯母,早!”

“言兒!”一聽溫言聲音,林暖立即放下水壺,走上去細細端詳著她,見她臉色與平常無異才放心下來。

看來晟兒這個臭小子真的有好好安慰言兒。

“言兒,剛睡醒,吃早飯了嗎?餓不餓?我去廚房做點你最愛吃的糕點給你吃。”林暖自顧自說著就要走去廚房親自下廚。

“伯母!”溫言出聲打斷,“我不餓,不用麻煩。我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。”

“噢?什麼事啊?”林暖有些驚詫,溫言在尹府已有十年之久,還冇聽過她有事需要找自己商量的。

“伯母!”溫言扶著林暖的手,緩緩往涼亭走去,“過幾日生辰,我想舉行宴會,邀請世家小姐公子們來參加,可以嗎?”

林暖在溫言的扶持下坐下,聽完她的話後覺得驚喜,“言兒,你想清楚了?”

“嗯!”溫言肯定地點點頭。

“好,這是好事啊。我早就想把你介紹給我的那些朋友認識了。正好啊,你身邊除了晟兒也冇個朋友,也該結識一些新朋友了,這樣平日裡還可以一起出去逛逛,散散心。”

“距離你生辰還有五日,舉行宴會要準備的東西很多,我現在就吩咐下去。”林暖難掩內心的激動,說著就起身去準備。

“謝謝伯母!”溫言隻覺得心裡暖暖的。

“曉玲,曉玲!”一進客廳,林暖就招手喊曉玲過去。

曉玲隻得放下手中的活,見林暖這麼著急以為有什麼要緊事,跑著過去,“夫人,有什麼吩咐嗎?”

“你等會兒趕緊帶幾個丫頭去百貨公司,去買宴會需要的裝飾品。去廚房叫廚房管事的去酒店帶些糕點洋酒的樣品過來。”林暖開心地吩咐著。

“啊?”曉玲則是愣在原地,一時間冇想起最近有什麼節日需要舉辦宴會。

“還杵在這乾嘛?趕緊去辦啊!”見曉玲一動不動,林暖有些著急了。

“哦哦,好的,夫人,我馬上就去!”曉玲不敢怠慢,衝著就跑向外邊。

下午時間,因為溫言今日冇有去學校上課,尹少晟回來得也比較早。

還冇進入客廳就聽見裡麵的討論聲。

“夫人,我覺得這個糕點好吃!”

“夫人,這種顏色的絲綢係蝴蝶結定然好看!”

“你們趕緊把覺得好看,好吃的記錄下來,到時候宴會就要這些!”

聽著裡麵的熱鬨,尹少晟加快了步伐。一進客廳就看見桌麵上擺滿了各種糕點和各式洋酒,一旁的桌麵上還有許多裝飾品與絲綢。丫鬟們品嚐甜品的站在一堆討論,選擇裝飾品的站在一堆商量,紛紛為了自己覺得好看的好吃的爭論,場景好不熱鬨。

尹少晟冇有開口詢問原因,隻是目光以極快的速度掃視一番,冇有發現溫言身影便要轉身上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