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本是多雨的時節,但這日的陽光卻是格外明媚,似乎預示著有什麼好事即將發生。

透過大鐵門望去,裡麵是豪華又帶著古色的彆墅,彆墅內的院子之大,其內種滿各種花草,芬芳馥鬱又美不勝收。

一個穿著馬褂和長衫的小男孩正在涼亭坐著看書,汽車發動機的聲音從外邊傳入耳畔。

小男孩的注意力瞬間被吸引,毫不猶豫就將手中的書本扔在石桌上,一溜煙就跑向圍牆,然後以極度嫻熟的手段爬了上去。

管家林伯見狀,連忙上前勸阻,“少爺,你又爬牆,等會兒老爺回來了怕是要罰你。”

小男孩不以為意,雙手緊緊趴在圍牆之上,鼓著眼睛盯著門口的動靜,隻見黑色的汽車裡走出三個人。還冇等他看清楚來人的模樣,下邊的林伯又催促道,“少爺,老爺和夫人回來了,你趕緊下來吧,被老爺發現就不好了。”

聽著林伯的絮絮叨叨,小男孩臉上浮現出一絲不耐煩,半歪著腦袋低頭看向林伯,憤憤道,“林伯,你不要說話,不要老是拿爹來嚇唬我。”

“哇!”話音剛落,因為手一時冇抓穩,竟直接摔了下去,屁股著地。

“哎喲!痛死我了!”小男孩揉著被摔的屁股,不禁吃痛皺眉。

正當小男孩要訓斥多話的林伯時,耳邊傳來一個酥酥糯糯的嗓音,“你冇事吧?”

小男孩抬頭,恰好對上那雙水靈剔透的大眼睛。

眼前的小女孩看著和他一般大,臉頰兩側圓鼓鼓紅彤彤的,瞧著十分可人。

小男孩還冇來得及開口回答,隻見一個穿著長袍的中年男人怒氣沖沖地走來,看見他這幅模樣就麵露一絲怒意,訓斥道,“晟兒,你又爬牆,我叫你背的書你背好了嗎?”

小男孩見此,靈機一動,故作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,拚命擠出兩滴眼淚,哭唧唧說著,“哎喲喂!摔死我了。”

說著說著,手還不忘放在腳踝上麵,故意擺出一副痛苦的表情道,“我腿好像摔斷了,好痛啊。”

“你!”尹誌豪對小男孩這副模樣毫無辦法,隻得指著他,把怒火放心裡自我消化。

身後站著的穿著絲絨旗袍的女人見此忍不住偷笑,內心道,晟兒還是這般頑皮。

“好啦,晟兒,趕快起來,還有人在這呢。你這副模樣,讓人看了可要笑話你。”不一會兒,林暖走上前開口。

這會兒,小男孩的視線才重新轉移到小女孩身上,上下打量她一番,蹦地站起來,直勾勾地盯著她道,“你是誰?我叫尹少晟,今年七歲啦,正要準備入初級學堂,你呢?”

小女孩被尹少晟盯著有些害羞,往後退幾步躲到林暖身後,怯怯道,“我……我叫溫言,今年……今年八歲了。”

“溫言,溫言,你名字可真好聽!”尹少晟囔囔自語重複著溫言的名字,目光還是直勾勾地盯著她,一刻也未曾離開過,好似要將她看透一般。

“晟兒,溫言是父母好友的女兒,溫伯伯溫伯母因為意外離世,我和你父親決定將溫言接入尹府照料。與你做個玩伴,你覺得好不好?”林暖臉上依舊掛著溫柔的笑意,體貼地詢問著尹少晟的意見。

“真的嗎?從此以後我也有玩伴了嗎?”尹少晟覺得驚喜,開心得就要蹦起來。

“當然是真的!”林暖肯定地回答。

“好耶,好耶,以後我也有小夥伴了!再也不是孤家寡人一個了!”尹少晟樂得在原地跳躍鼓掌,欣喜之色溢於言表。

“晟兒,溫言比你大一歲,不然你就……”

“我叫她阿言,她叫我阿晟!”尹誌豪話還冇說完,尹少晟就迫不及待開口。

“臭小子!你竟敢打斷我說話!”尹誌豪隻覺得氣惱,覺得尹少晟太過頑皮,竟敢打斷他說話,彎下身抬手就賞了這個逆子一個腦瓜子。

“爹,痛!”尹少晟摸了摸被彈的腦門,委屈巴巴又可憐兮兮。

“臭小子,以後看你還是不是這樣冇有禮貌,竟敢打斷長輩說話!。”尹誌豪好氣又好笑。

“我哪裡冇有禮貌了?”尹少晟好像還冇得到教訓,再度反駁。但是當他看見自家老爹抬起手那一刹,下意識地抬手護住腦袋,大聲喊道,“阿言,快來幫幫我!爹要欺負我了!”

說著,趕緊跑向溫言,躲在她身後笑嘻嘻道,“以後你就是我的小夥伴了,跟我在一起,冇人敢欺負你的。”

“好,謝謝阿晟!”溫言小小的內心升起一股暖意,看著貼近的尹少晟不自覺害羞起來。

“阿言,你初來乍到,肯定對我們家不熟悉。”走,我帶你參觀一下我們的家。”以防被尹誌豪逮著背書,尹少晟抓起溫言的手腕就往彆墅裡邊跑去。

看著兩個小孩這麼快就能玩在一起,林暖臉上浮現出滿滿欣慰,扭頭對著尹誌豪道,“老爺,你說言兒在我們家會習慣嗎?”

尹誌豪摟住林暖的肩膀,輕輕拍了拍安慰道,“晟兒這般活潑的性格,再加上我們的關愛,言兒很快就會習慣的。”

這邊,尹少晟帶著溫言將家裡裡裡外外都走了一遍。

“阿言,這邊是廚房!你以後餓了可以來這裡找東西吃。”

“阿言,這邊是花園,娘在這裡種了很多花草,很漂亮的。”

“阿言,這邊是書房,這裡各種各類的書籍都有,要是阿言覺得書籍種類不夠,你告訴我,我叫爹買回來!”

“阿言,這邊是客廳,那裡是飯廳……”

興許是家中隻有一個孩子冇人作陪,溫言的到來讓尹少晟內心十分欣喜,整一個彆墅裡都充滿了他喊阿言的稚嫩嗓音。

很快入夜,尹少晟終於將彆墅都介紹了一遍,回到客廳的時候,尹誌豪和林暖早已經坐著等兩人開飯。

“晟兒,飯點到了,快帶言兒去吃飯!”林暖瞧見兩人這般和睦相處,笑道。

“好!”尹少晟應得很快,拉起溫言的小手就往飯廳走,“阿言,我們去吃飯吧。”

飯廳裡,桌麵上早已經擺滿佳肴,待四人落座,尹誌豪起筷後,尹少晟很快就夾了一塊他最愛吃的燒鵝放到溫言碗裡。

“阿言快嚐嚐,我們江城最有名的便是這個燒鵝,很好吃的。”尹少晟眼裡帶著期待。

“謝謝阿晟!”經過半天相處,溫言和尹少晟逐漸熟絡起來,也冇了之前的害羞,夾起燒鵝便吃了起來。-